大金湖足球比分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围棋 >

回眸中国围棋:1989年 应氏杯决定时代的一战

时间:2017-05-03 06:5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连载十八 1989,应氏杯决赛第五局,决定时代的一战 有些事情,后日里想起,只觉得那一天应该是天风浩荡,河岳苍茫,时代的交接点,在那些泛黄的书页宏阔的叙事里,有着最辉煌的底色,像是法尔萨拉斯的凯撒,像是阿克提姆的奥古斯都。 可是,那些日子,对于当

  连载十八 1989,应氏杯决赛第五局,决定时代的一战

  有些事情,后日里想起,只觉得那一天应该是天风浩荡,河岳苍茫,时代的交接点,在那些泛黄的书页宏阔的叙事里,有着最辉煌的底色,像是法尔萨拉斯的凯撒,像是阿克提姆的奥古斯都。

  可是,那些日子,对于当时的人们,也不过就是太平常的一天,留于纸笔的记述,依旧是油盐柴米里的小小悲欢。日子在一天天的过,炊烟和灯火,准时的勾勒出关于人间的一切,在饭桌上在收音机里在电视中看到新闻的中国棋迷们,也不过是一声轻淡的叹息,输了,下一次再赢回来,也就好了。

胜利归来的曹薰铉

  没有人知道,这条新闻,让中韩未来二十年的围棋道路,就此注定。也没有人相信,这一次输掉比赛之后,中国围棋将会被一水之隔的韩国,压制整整二十年的时间。

  1989年9月5日,新加坡,聂卫平黯淡的神情映在布满了棋子的黑白棋盘,对面,是曹薰铉兴奋的面容,在2:1领先的情况下,他被对方连扳两局,痛失冠军。这是韩国人在世界棋战中的第一次夺冠,从此,高歌猛进的“围棋皇帝”,开始用他棋盘上的才情,让世界在往后的二十年里,臣服于韩国棋坛的一脉单传。而给中国围棋带来过无数荣耀的棋圣,也从此从神坛上缓缓走下,鬓生华发,在时代的脚步里,慢慢变成面颜安详的老者,只剩下棋谱和挑眉间偶尔流露的凌厉,让我们回忆的起热血澎湃的旧时光。

  人间沧桑,天意难问,无可奈何。

(聂卫平和曹薰铉)

  参加首届应氏杯的十六位棋手,都是在应昌期先生的邀请下,以个人名义参赛。东京的五大超一流和老将藤泽,关西的第一强者桥本昌二,旅日的台湾双雄,“怪腕”王铭琬和经沈君山亲自考核后送到日本的王立诚,中国的四大名将,也是在擂台赛上战绩最显赫的聂卫平、马晓春、刘小光、江铸久,韩国第一人曹薰铉,还有旅澳的老将吴淞笙,美国人麦克雷蒙,围棋世界最强大的王者们,尽数汇聚在了应昌期搭起的舞台,以黑白子间变幻莫测,决战出世界第一人的位置。相较于冠军奖金是1500万日元(约合105万元人民币)的富士通杯,应氏杯的冠军奖金达到了440万美元(约250万人民币),足足翻了一倍还多,若以日本头衔战赏金排序以定等级的传统,应氏杯和富士通杯之间的差距,几乎与作为“大头衔”的本因坊和作为赏金最高的“小头衔”的王座战之间的差距等同。这自然说明着应氏杯的影响力,棋道固然神圣,可凡尘人间,也总有俗愿万千,能名利双收,总是一件极让人愿意倾力一战的事情。

  中国的四位棋手,在首轮中的签运显然倒霉了一些,除了聂卫平遇上美国棋手麦克雷蒙算上保送,马晓春对上了藤泽秀行,刘小光和江铸久的对手,则是六超中的加藤正夫和武宫正树。可也正是这样的对局,倒是给了我们一些惊喜,“遇强则强”“外战外行”的江铸久,再次把他的这一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,拿下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,正在用“宇宙流”惊艳世界的武宫正树,也就成了江铸久乱刀之下砍杀的又一位名将。这两年的世界大赛堪称“武宫时代”,前两届富士通杯,武宫正树狂风扫落叶一般战胜群豪,磅礴气势里,落子提子流水行云,也用两个世界冠军,为自己的辉煌生涯划下圆满的节点,可偏偏是在应氏杯上,首轮就被江铸久淘汰出局,在属于自己的世界大赛时代里,留下了难以弥补的缺憾。两位中国选手杀入八强,和富士通杯中的情形,大体相似,剩下的六位选手中,则有五名日本棋手和一名韩国棋手,曹薰铉击败了王铭琬,赵治勋击败了吴淞笙,小林光一和林海峰在内战中击败了王立诚和桥本昌二,五大超一流,只损一位,再加上老而弥坚的棋圣藤泽秀行,如果按照这样的格局发展下去,日本棋手包揽冠亚,几乎又是板上钉钉的定局。 (责任编辑:大金湖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